當前位置:100EC>新零售>新零售行業集體陷入焦慮 超級物種如何破局?
新零售行業集體陷入焦慮 超級物種如何破局?
發布時間:2019年10月08日 10:34:56

(網經社訊)9月23日,北京商報報道稱,“超級物種”北京中駿·世界城店已經停止營業。該門店于去年底開業,至今不到一年。

這已經是超級物種近月來第二次關店。7月,超級物種關閉了其上海五角場萬達店。而在6月,界面新聞報道稱,超級物種北京的幾家門店面積縮減,原有的花坊、果坊等工坊也部分撤離。

新零售行業分析師王利陽曾表示,超級物種、盒馬鮮生等新零售項目,當初都是相關方們花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力“捧”出來的明星項目,多少都有點網紅的體質。

商業模型存瓶頸?

有業內人士認為,超級物種的接連閉店可能與永輝內部的“兄弟鬩墻”有關。有媒體報道稱,去年6月永輝超市董事長張軒松曾在股東交流大會上表示:“對于超級物種,我和CEO張軒寧有分歧。他看好偏重餐飲,我認為重心應該做到家。”同年12月,包括超級物種在內的“永輝云創”板塊被從永輝超市中剝離。

傳統超市業態目前仍是永輝的強項,始終保持穩定的發展勢頭。在永輝超市2019年半年度報告中可以看到,報告期內,在收入板塊方面,永輝超市的零售業務收入為318.76億元,同比增長19.21%;服務業務收入為3.05億元,同比增長26.31%,毛利率達89.89%。永輝超市也表示,報告期內營業收入同比增長,主要是公司新開門店數持續增加,同時老店客單價增加,銷售額實現穩步上升。

一邊是順風順水,一邊卻屢屢關店。對于超級物種關店,新零售分析師云陽子認為,超級物種在整體商業設計上存在很多問題。

對于小店來說,要做餐飲+超市模式,首先要考慮餐飲面積的比例,在整體商業設計上存在很多問題。因為如果餐飲面積過高的話,坪效不高,租金又很貴,還要考慮翻臺率等。

超級物種最初受到盒馬鮮生的一定影響,但二者模式有較大不同。盒馬的大店模式和超級物種的小店模式在玩法上很不一樣,二者在經營成本、線上銷售占比等方面都有較大差距。

在云陽子看來,超級物種或面臨著大轉變,其關店不僅是精細化運營的問題,整個商業模型的設計都很重要。

但超級物種自己卻不這么認為。永輝云創相關負責人曾強調,為加速跑通整個業態的盈利,加快超級物種戰略布局,超級物種參照成功業態模型,對已有門店進行了梳理,對部分在物業條件、經營模式上不符合前述“3+2模式”條件的門店進行了優化調整。

接下來,超級物種仍將圍繞用戶需求,按照更加明晰的業態定位和門店模型,在全國范圍內選擇符合模型的城市和點位,繼續穩步推進新店布局,為全國更多城市消費者提供安全、健康、高性價比的食品。

新零售消費,多發生于線下

煩惱于如何跑通盈利模式的不只是超級物種。經過近兩年熱鬧的跑馬圈地之后,2019年,曾經紅極一時的新零售網紅項目紛紛進入收縮狀態。

在資本市場,新零售的退熱其實早有信號。2019年初,新零售的主要資本玩家阿里巴巴、騰訊發布的新戰略中,已經不再單獨把新零售擰出來,而是轉向“數字賦能”“智慧零售”等更容易落地的概念。

1月11日,阿里巴巴CEO張勇在“ONE商業大會”上表示,新零售不能只停留在零售層面看問題,而是要建立全方位的數字化商業能力,阿里將成為一個全新的、滲透到企業各個經營環節的商業操作系統。

界面報道稱,超級物種線上交易額占比為27.4%。也就是說,超級物種大部分的消費還是發生在線下。

結語

如何破局將成為超級物種下一目標。線上線下結合是一個發展趨勢,永輝作為傳統線下零售企業,應該借助自身擁有的店面、供應鏈及客流資源優勢,去探索自己的新零售模式。

當新零售門店接連停業,當行業被解讀為集體陷入焦慮,新零售又成為一個“看起來很酷,但不賺錢(燒錢)”的行業,這讓新零售一時褪去了耀眼的光環。(來源:藍鯨財經)

“十一”黃金周落幕,在線旅游平臺消費投訴也隨之增加。據“電訴寶”(電子商務消費糾紛調解平臺)顯示,涉及投訴較多的平臺有途牛、同程旅游、藝龍、攜程、飛豬、去哪兒、馬蜂窩、走著瞧旅行、聯聯周邊游、世界邦旅行、俠侶親子游、騎驢游、小豬短租、旅劃算、微旅、igola騎鵝旅行、鉑濤旅行、驢媽媽旅游、青芒果旅行網、發現旅行、訂房易、周末酒店、愛彼迎、愛訂不訂等。如您有這方面侵權遭遇,請訪問“電訴寶”在線投訴維權。

【版權聲明】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網經社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原創內容,但要嚴格注明來源網經社;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平臺名稱
平臺回復率
回復時效性
用戶滿意度
360看老时时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