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100EC>電商人物>CFT50劉勇:開放銀行是銀行4.0的起點
CFT50劉勇:開放銀行是銀行4.0的起點
發布時間:2019年07月18日 10:04:57

(網經社訊)金融服務無處不在,就是不在銀行網點”,美國知名銀行創新教父布萊特·金(BrettKing)在其所著的《銀行4.0》中寫下的這句話,正在成為現實。

今天,越來越多的客戶已經習慣了點進APP,選好心儀的商品或者服務,然后直接支付或選擇分期付款。銀行將自己的API嵌入合作伙伴平臺中,用戶不需要再跳轉到銀行APP或網站去完成支付或其他金融行為,金融服務被無縫嵌入消費場景之中,這就是“開放銀行”的初級階段。

自浦發銀行去年7月推出APIBank無界開放銀行以來,“開放銀行”概念在國內迅速升溫。開放銀行事實上并不完全是一個全新業態,而是過去幾年銀行業務場景化發展的自然延續。

開放銀行代表著銀行的未來。開放銀行之下,銀行將加快把自身金融產品、服務以及科技能力等與合作平臺、場景嵌入融合,與掌握用戶資源的合作伙伴共享數據、算法、交易、流程或其他業務功能,為用戶提供更易觸達、更易使用的“無感”金融服務。

開放銀行建設提速

開放銀行不是單純的產品或技術改造,而是對銀行整體價值鏈的重構和商業模式的重塑。

從銀行提供服務的方式來講,銀行業發展至少經歷了四個階段:立足于網點服務的銀行1.0階段;自助銀行為主的銀行2.0階段;基于互聯網銀行服務的銀行3.0階段;開放銀行則是銀行4.0的起點。

“銀行服務的提供不再以銀行網點的形式提供,而是把銀行服務隱藏到人們的生活場景之中,打造‘無所不在’的全新銀行業務模式,實現‘客戶在哪,銀行服務即在哪’。”中關村互聯網金融研究院院長劉勇認為。

順應金融科技的發展趨勢,開放銀行實踐的步伐正在明顯提速。

2017年,以華瑞銀行、新網銀行、微眾銀行為代表的民營銀行首先布局,成為開放銀行先行實踐者。以微眾銀行為例,該行一方面連接了諸多中小型金融機構提供聯合貸款,另一方面連接了多家O2O生活服務平臺,將其金融產品嵌入不同的服務場景中。此外,微眾銀行還推出了“微動力”開放平臺,將線上理財產品和服務封裝到SDK(軟件開發包)中,直接集成到合作伙伴的移動銀行APP里;通過應用軟件包的嵌入,中小銀行的用戶能夠在其銀行APP上體驗到微眾銀行提供的金融產品及服務。

2018年,被看作是國內銀行業的“開放銀行”元年,國有大行和股份制銀行紛紛加快腳步,興業銀行、浦發銀行、建設銀行、招商銀行、工商銀行等未雨綢繆,先后對外發布開放銀行相關產品平臺或發展規劃。

其中,浦發銀行在2018年7月推出業內首個APIBank無界開放銀行,將通過API架構驅動,將場景金融融入互聯網生態,圍繞客戶需求和體驗,形成即想即用的跨界服務。

工行全面實施e-ICBC3.0互聯網金融發展戰略,并在其年報中表示,將借助具備“嵌入場景、輸出金融”特征的API開放平臺、聚合優勢線上金融產品和功能的聚富通平臺,來加強重點行業場景建設。建行則宣稱將基于云搭建開放銀行服務平臺,通過標準、高效的方式,把金融服務、數據服務嵌入第三方,將銀行業務擴展到社會生活場景的方方面面。

招商銀行App7.0、掌上生活App7.0,開始支持非招行卡用戶注冊手機號、綁定多家銀行卡,打破了封閉賬戶體系,轉向開放用戶體系。在打造開放式的互聯網金融平臺上,招行通過API、H5和APP跳轉等連接方式,實現了金融與生活場景的連接。

融入場景、融入生態、開放協同,將成為未來銀行開展金融服務的必然趨勢。無論是吃喝玩樂、還是衣食住行,金融服務正在試圖悄無聲息地融入到各個場景,通過開放模式擴大自己服務范圍、觸達更多的長尾人群。

金融服務無縫融入場景

打造開放銀行,是一個戰略級而非戰術級的任務。在獲客、運營、風控、科技、組織、文化等各個方面,銀行都需要進行相應的改造和升級。

對于開放銀行的建設,業內專家認為,應當從需求端(合作方場景)而非供給端(銀行既有產品和服務)入手,銀行應當改變傳統“孤島”式服務方式,從線上化開始向各個場景融入。

從目前來看,開放銀行建設大概可以分為三種模式。一是自建,商業銀行借助應用程序包構建大型平臺以及附著于其上的商業生態系統;二是投資,商業銀行通過投資并購金融科技公司、參股商業生態公司,建設平臺以及商業生態系統;三是合作,商業銀行通過固定資產投資、提供支付功能、信貸支持等方式與相關合作方合作建設平臺或者商業生態系統。

以招商銀行為例,2018年底該行“招商銀行”“掌上生活”兩大APP分別已有27%和44%的流量來自非金融服務。自建場景和外拓場景已初見成效,兩大APP已有15個MAU(月活躍用戶人數)超千萬人的自建場景,還初步搭建了包括地鐵、公交、停車場等便民出行類場景的用戶生態體系。

又如浦發銀行搭建的APIBank模式下,用戶可直接打開旅游APP登錄,訂購旅游產品,直接提交財產證明、簽證、酒店、外幣現鈔需求,只需3分鐘,無需重復輸入目的地或者貨幣種類,無需開通手機銀行,即可輕松享受銀行的場景化服務。

開放銀行的兩個關鍵要素是“平臺化”和“數據化”。不管采用哪種模式建設開放銀行,銀行都需要將自己的金融服務滲透到客戶需求金融服務的場景中,不斷強化自身的金融數字化能力,積極將自己的服務能力輸出,輸出給合作伙伴、輸出給同業,讓參與各方都得到利益。賦能給合作伙伴、同業的同時,銀行也會在其中獲得自身發展的空間。

“實際上,無論銀行采取何種技術路徑,開放銀行的發展,都意味著銀行服務的主場景逐漸遠離自身的熟悉范圍,向消費者的生活、生產和經營聚集。”光大銀行電子銀行部總經理楊兵兵認為。

不確定性與挑戰

開放銀行是中國銀行業數字化轉型的必經之路,當前開放銀行發展已進入深水區,必須要對其存在的風險和不確定性有充分認識。

業內專家認為,開放銀行能不能實施,關鍵在于銀行技術的升級改造、對信息主體的身份驗證、數據安全和隱私保護等,它們都是發展面臨的挑戰。

“開放銀行使得業務風險敞口更多,拉長了整個風險管理的鏈條。因此,風險洼地的效應也會更加凸顯。例如,數據泄露、網絡安全、合作方欺詐等新型風險會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猝不及防地發生。”楊兵兵認為。

中關村互聯網金融研究院院長劉勇認為,開放銀行商業價值有待驗證。開放銀行平臺建設需要強大的技術能力支撐,大量的技術和資金投入,開放銀行如何將平臺能力變現,從目前踐行開放銀行理念的銀行實踐來看,尚未形成一個清晰的模式。

開放銀行的定義和邊界也不清晰。比如,開放銀行連接銀行與機構,涉及到服務提供方、技術實施方、交易發起方等眾多主體,各方參與者在其中的角色和職責是什么;在多方主體獲取數據的前提下,該數據的所有權歸屬何方,其他參與方采集、開發、利用該數據的邊界和規則為何……

業內專家認為,要解決以上問題,確定開放的界限,既需要監管層在頂層設計上制定相關標準,也需要銀行自身進行資源整合,打破條塊化管理,建立數據安全保護機制,明確風險責任邊界。

“針對不同類型的銀行業金融機構、不同種類的金融業務,設置開放銀行的服務紅線,明確允許開放的信息接口類型、服務范圍等關鍵要素。”楊兵兵認為。(來源:藍鯨財經)

網經社“電融寶”是專業的電商投融資服務平臺。擁有的20000+投資方數據庫(包括天使投資人、VC/PE、產業資本、互聯網巨頭、上市公司等),以及近20年10000+電商融資事件大數據庫。為創業者提供項目主頁、項目診斷、項目包裝、投資人對接、項目宣傳、融資路演、社群對接、數據庫定向發送等多項服務。是電商企業投融資的重要“智庫”與投資者之間的“橋梁”。

【版權聲明】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網經社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原創內容,但要嚴格注明來源網經社;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平臺名稱
平臺回復率
回復時效性
用戶滿意度
360看老时时走势图